欢迎访问桃粉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多年后,瘫痪的他被情.妇扔到了前妻的门口

时间: 2019-10-21 22:54:24 | 作者:梅吉 | 来源: 桃粉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74次

多年后,瘫痪的他被情.妇扔到了前妻的门口

  余生太长

  忘记你太难

  01

  老霍回来的消息,先在街坊邻居间传开了。

  代续华的儿子代理表态,让他死外面吧,我们家不欢迎他。

  代续华说,再怎么说,那也是你爸,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……

  她话还没说完,被代理抢白了去,他是我爸?他尽过父亲的责任没,尽过一家之主的责任没,现在人瘫了不能嘚瑟了,被那个女人甩了,又想起回来啦,门都没有。

  老霍在外面有人时,代理才十四岁。代续华曾哭天抹泪地求老霍,看在孩子的份上别离婚。

  那时候的代续华柔弱得像根海草,被老霍揉捏得不像样。不论她怎么求,老霍还是一脚把她这棵绊脚的海草给剪掉扔了。

  一晃二十年,代续华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,把代理培养成了一名优秀的软件工程师,然后成家立业结婚生子。当年的海草也变成了盔甲战士,没有她扛不下来的事。

  唯有老霍这件事,让代续华觉得很棘手。

  02

  老霍是被人丢在家门口的。先是邻居发现了他,估计是从医院直接送过来,连病号服都没来得及脱下来。

  有人给代续华打电话,她才知道家门口等着一座瘟神。她火急火燎跑回来时,老霍身边已经围了好些人。

  老霍和代续华当年的那点恩怨情仇,街坊四邻都知道,所以,大家跑来看热闹,看看代续华会不会让老霍这个负心汉重新进家门。

  代续华瞅了一眼老霍,先是一惊。这家伙瘫了,瘦得纸片人似的。蜡黄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。一看就是大病未愈。

  面对这样的老霍,代续华那颗垒起来的石头心,突然松动了一点。在大家的窃窃私语中,她把老霍拖进了家门。

  想想当年老霍对她的绝情,她能不恨吗,能不为难吗?恨得后牙槽都痒痒。可人在这里堆着,她做不到无情无义。

  代理说不管,老头这病已经没法康复了,估计钱也给糟蹋没了,需要出钱出力,人家才不干呢,这才把这个累赘给扔回来了。也就代续华傻帽,要接这烂摊子。赔钱搭力气的蠢事,都让她干了。

  代续华搓着手,一个字也辩驳不出。代理的嗓门那么大,故意说给老霍听的。

  老霍把他们母子当破烂扔了时,代理刚好在叛逆期,他把老霍恨得啊,连姓都从霍改成了代。从各个方面,他都抗拒老霍的突然到来。

  03

  老霍像堆排骨,被安置在沙发的一角。他病是病着,耳朵可不聋。他能听到母子二人的谈话内容。

  这个家不可能有人欢迎他。

  如果他能走路,能自理,他肯定也不会回来,他没这个脸。他是被那个女人强行丢在这里的。说是给他条活路,总不能丢大马路上自生自灭吧,那样多不厚道。老霍情愿在大马路上自生自灭,也不想跑回来丢人现眼。

  说起来,老霍以前也是模样出众,风度翩翩。就是这副人模狗样的好皮囊把他给害了,在外头花哨玩的太多,女人把他榨干了。

  他这病是被女人祸害的。

  不管怎样,在没有给老霍找到好去处之前,代续华先把他暂时收留了。

  代理和她吵了一架,气咻咻地走了。从始至终,都没瞄一眼垃圾一样的老霍。

  代理刚走,代续华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儿。老霍拉了。

  代续华犹豫了几秒钟,走过去麻利地把老霍的裤子扒下来。老霍羞愧难当,他抗拒着,直着脖子嗷嗷,想守护最后一点尊严。

  谁愿意给你擦屁股啊,你还嗷嗷个屁!代续华的大嗓门,把老霍唬住了。他不叫唤了,任代续华吸着鼻子给他擦洗拾捯干净。

  老霍不嗷嗷,代续华的嘴却停不下来了。她边洗边骂,你这个没良心的玩意儿,现在爬回来有什么用,还得老娘伺候,你还不如死在外面!

  代续华以前就诅咒过,如果有天老霍浪子回头,需要她伺候了,她就趁机好好折磨他,虐待他,让他臭死,烂死。

  可真摊到眼前,她做不出那种事,只能靠一张嘴出出气。

  04

  收拾利落,代续华坐在沙发上,直盯盯地看老霍。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,怎么变成这样了,头发快没了,门牙也掉了,满脸的皱纹渔网一样。被病痛折磨得走了形。

  一阵酸涩堵在嗓子眼,老霍啊老霍,你就是自己作的,活该。

  这样想着,她站起身走到老霍跟前,朝他脸上狠狠地给了一巴掌。这一巴掌,把老霍打懵了,连她自己都懵了。

  这些年的怨恨,这些年的痛楚,都给这一耳光打了出来。

  然后,她擦擦眼角的泪花,去厨房给老霍做饭。面条要软点,他没牙了,他不爱吃葱姜蒜,什么都不能放。对了,他这种病,还不能多盐。

  代续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她只觉得塞在心口的一块冰融化了一点。

  他们家是一楼,腾出手的时候,代续华把家里堆放杂物的阳台收拾出来,支了一张简易的行军床。

  老霍被安置在阳台上,能晒晒太阳,能闻闻花香,还能看看外面的风景。

  05

  每天代续华出去买菜前,都会气咻咻地跑到老霍跟前嚷嚷,老东西,你又花我的钱了。

  然后她拿出个小本本甩到他面前,我可都给你记着账呢。

  明知道记着也没什么用,老霍也没钱还她。可她就是要来羞辱他一下,她心里才能平衡点。

  老霍把眼一闭,耳朵一关,装死。他能有什么办法,如果他有死的力气,何必看他们的脸色。

  人最可悲的是,到最后连死亡都没办法选择。

  最让代续华恼火的是老霍的大小便失禁,这边刚换洗完,那边毫无征兆地又拉了。每到这种时候,她就把老霍骂个狗血喷头。

  老霍知道,她心里有气,堵了二十年的气,她不骂出来,会被憋死的。

  在这样的骂骂咧咧声中,老霍的脸皮变厚了,也慢慢丰满红润起来。仅一个月,胖了有好几斤。

  这对代续华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她给老霍翻身,擦洗,越来越困难。也是快六十的人了,体力和精力都熬不动了。

  老霍能不愧疚吗,可他说不出来。他抗拒时嗷嗷,心情好时也嗷嗷,不高兴时还是嗷嗷,只有愧疚时他是沉默的。

  他会一言不发地看着代续华,给他翻个身累得满头大汗,擦个身气喘吁吁。他抬起那只尚能动弹的手,很想摸摸她那层落满银霜的头发。

  他的手抬了抬,又羞愧不安地垂了下来。

  他不配。

  06

  代续华还是把自己累垮了。那天给老霍翻身时,咯嘣把腰给扭了,疼得下不了床。她只能给代理打电话,让他去买菜。

  自从老霍被代续华接收,代理连家门也不登了。他不想看见老霍。

  代理一进家门,就冲代续华吵吵,你逞什么强,非得给自己找麻烦。送到老年公寓去,反正你们早就不是夫妻了,尽不尽责也没人挑理。这钱我出,这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。

  他的嗓门很大,老霍听的一清二楚。这都是年轻时做的孽。

  代理把买来的菜撂下就走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老霍听到客厅里有滋滋啦啦什么滑动的声音。

  代续华推着孙子小时候的手推车,挪着艰难地脚步走过来。还没走到跟前,一股骚臭味扑面而来。老霍又拉了。

  这次,她破天荒地没有骂老霍,而是慢吞吞地说,老霍你也真有福气,孩子没管过,也没花你的钱,还得亲儿子给你买尿不湿。

  原来代理买了几大包成人尿不湿,他是心疼他妈。

  老霍心里反倒不安了,还不如让代续华骂骂他心里还舒坦点。他听见刚才代理的话,是不是代续华也打算把他送到老年公寓去,所以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对他改变了态度。

  他突然抓住代续华给他换尿不湿的手,呜里哇啦地急切说着什么。

  你别乱动了,我腰疼,你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,别费力气了。代续华淡淡地说着。

  她转身的时候,鼻子酸了酸。她看出来老霍眼中孩子般的无助,他不想走,她能听懂。

  07

  送不送老霍走,折磨了代续华好几天。代理打了不下十通电话,想要说服她。到底犹豫什么?一个病号快把她拖垮了,还是个曾经把她伤到骨头里的极品渣男。

  养只狗还能有感情呢,更何况老霍是和她在一起生活过十来年的结发夫妻。

  她的心狠不下来。

  老霍知道自己闯了祸,把代续华连累病了,他真怕被送走啊。

  这几天他特别听话,特别乖。代续华喂饭,他不挑食,吃得干干净净。换衣服老老实实把手举着,她给他剪指甲,他就那样温柔地看着她。

 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安静。

  老霍,我伺候不动了。你儿子说了,准备给你找个好去处,专门有人伺候你,你还不会挨骂。好吃好喝地款待,还有很多伴儿,没事一起聊聊天。哦,对了,你现在聊不成了。但你能看到漂亮的小老太太啊……代续华一边给他剪着指甲,一边扯闲话,自己还吃吃地笑。

  老霍没嗷嗷,也没动,眼里却有泪流出来。代续华装作没看到,站起身慢慢地走了。

  晚些时候,代理回来了。他和代续华在卧室里嘀嘀咕咕商量事情。老霍心里清楚,决定他命运的关键时刻到了。

  走吧,他不能再待在这里拖累代续华了。多少次,他看见她站在阳台上,眼巴巴看着广场上的舞蹈队伍一脸向往。她被老霍生生牵绊在家里,哪里也去不了。别看她平时对他骂骂咧咧,恶毒到想把他杀了,可心却透亮透亮。

  算了,走吧,什么都给不了她,除了劳累和伤害。

  阳光刺得眼睛生疼,老霍闭上了眼睛。

  08

  有脚步声正朝老霍走来。他听出来不是代续华,应该是代理。他不敢睁眼,只能装睡着。

  他能感觉到代理在看他,那种眼神很复杂,怨恨,怜悯,无奈,心痛,盘根交错在一起。

  代续华也过来了,她把老霍拍醒,走吧,我们要出去了。

  老霍被自己的儿子背到轮椅上。他走时,还是颗豆芽菜的小男孩,现在长成了一棵大树,能够承担起他这把老骨头的身躯。而他,有生之年都无颜面对,没法在他面前抬起头。

  春天到了,外面的太阳真好。代理推着轮椅上的老霍,代续华走在旁边。一家三口像在散步,路边的樱花都开了,落在他们的身上,芬芳馥郁。

  有种浅浅的忧伤,潜入老霍的心里。这条路,如果能一直一直走下去,该有多好。

  年轻时不懂珍惜亲情,懂的时候已到暮年。

  路的尽头有家护理中心。代续华朝代理使了个眼色,代理推门进去,和那里的负责人聊着什么。等他出来时,脸上带着欣喜的微笑,谈成了,明天就过来。

  多大岁数,有经验吗?代续华唠唠叨叨地问。

  只要花钱,就会有人愿意干。这下你称心如意了吧?代理不耐烦地哼了一声,反正这钱是我出。

  代续华像孩子得到了糖果,羞涩又心满意足地笑了笑,她回头凶巴巴地冲老霍喊,老不死的东西,放心吧,不把你送走了,明天就有人上家里照顾你了。

  老霍嗷嗷了两声,他是高兴的。风吹起了花瓣,迷了他的眼。

  多少怨和恨,唯有亲情难了断。

  END

  周一获奖:汐颜、茉莉花开

  葆光斋...

  恭喜3位宝宝,请 领取红包

  今日留言我也将选最精彩3条,献上18.8红包~

  谢谢大家哦!往期精彩古先生,和我喝酒的时候,别提你老婆陈先生,我终于把所有的第一次给了你对不起,我不想维持这种不清不白的关系了你点的每个赞,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

文章标题: 多年后,瘫痪的他被情.妇扔到了前妻的门口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aofenclub.cn/jingdianwenzhang/82611.html
文章标签:前妻  瘫痪  扔到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