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桃粉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一低头的温柔

时间: 2019-10-09 18:32:57 | 作者:一叶扁舟 | 来源: 桃粉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85次

一低头的温柔

  一

  父亲和母亲彼此都不认识,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清楚,就经父母之命送进了洞房。随着夜晚的降临,闹洞房的人都散去了,房间里只剩下父亲和母亲。父亲显得很紧张,一会儿坐在椅子上,一会儿又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但就是不敢掀起盖头,看看自己的新娘。中间也有好几次,父亲都走到母亲跟前来了,可就是没那个勇气掀起盖头,他不知道自己掀起盖头的同时会掀起自己怎样的生活。母亲也怕掀起盖头也会掀起自己今生的不幸。她在炕沿上静静的坐着,听着父亲的举动,透过盖头看着父亲踱来踱去的双脚。母亲不晓得盖头外的男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?

  父亲家境贫寒,那天原本是经人介绍来母亲家里扛长工的,但是恰巧遇到母亲家里出事。我的小舅得了重病,命在旦夕,大夫没法医治。外公外婆听阴阳先生说要用喜事冲冲小舅就能好。他们看中了来扛长工的父亲,当天就开始张罗喜事,准备把母亲嫁掉。二老一直重男轻女,小舅虽然是他们唯一的儿子,但母亲也是他们唯一的女儿。但是为了儿子,他们宁可牺牲女儿的一切。可怜的母亲那年十四岁,小舅当然更小。二老还有个心眼,就是把父亲入赘进来,家里刚好有了免费的劳力,一举两得。就这样匆匆忙忙外公外婆把女儿嫁给了父亲。当然也有要求,父亲入赘后,从此之后要改名换姓。虽然父亲也是独子,但是他没有办法,天灾人祸,家里颗粒无收,眼看双亲就要被饿死,他没有别的出路。父母早为他的终身大事发愁,对他来说也许还是天大的好事。一切都来的太突然,没有商量的余地,稀里糊涂的父亲和母亲就结婚了,被人们推搡着进了洞房。

  母亲虽然生在富足的家庭,但生为女儿之身的她甚至受到了比父亲还多的苦。外公外婆十分吝啬,他们认为将女儿养大终将是别人家的人,是一件很吃亏的事情,所以自打母亲出身就被父母嫌弃,不被待见。狠心的外婆很早就给母亲断了奶,是母亲的奶奶给她喝羊奶把她养大的。一直以来母亲在那个家里始终就像一个多余的人。穷人家的孩子虽然没吃没穿,但是有父母疼爱,但是母亲除了身边年迈的奶奶,一无所有,甚至奶奶不在的日子,连饭都吃不饱。她心里默默的想过很多次,难道自己不是亲生,如果是亲生父母为什么对她这么无情冷漠。每当看到外公外婆对小舅的百般疼爱,她是那么的羡慕渴望。她慢慢的长大,渐渐地从父母口中明白了自己和弟弟的差别,她没有埋怨父母,反而觉得自己的女儿之身是自身的错。在那些岁月里奶奶是她唯一的依靠,也只有在奶奶那里,她能感觉到人间的温暖。她做梦都想自己是个男孩,那样就可以像弟弟那样得到父母的关心爱护,可是梦醒之后现实还是那样的残酷。在她不开心绝望的日子里,奶奶总会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,让母亲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,两个人就那样并排的坐在炕上看着窗外,哄她开心,“我们的妮儿长大了肯定能嫁给一个很疼很疼他的丈夫,生个大胖小子过幸福的日子。”在奶奶的呵护中,母亲长到了八岁,在一个星星满天的晚上,奶奶给母亲讲完牛郎织女的故事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母亲伏在奶奶身上不肯离去,最后被外公外婆叫来的人强行拖了走了。

  没有了奶奶这个保护伞,母亲处处小心,包揽家里大多数家务,帮着外公外婆照顾小舅,完全可以担当一个大人的角色。在外公外婆眼中长大了的母亲有了价值,他们对母亲的态度有了转变,但是和小舅相比,那是无法可比的。在离开奶奶的日子里,母亲只能用奶奶编织的美好故事作为憧憬,期盼着将来自己的幸福生活。

  作者寄语:新手写作,谢谢大家支持。

  二

  一对静静燃烧的红烛快燃完了。夜也渐渐深了,客人们慢慢散去,窗外的院子安静了下来。屋里更是安静的似乎连掉个针的声音都能听见,屋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。母亲不知道突然从天而降的这个男人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人,奶奶给她编织的那个美梦是否能成为现实。也许就在掀起盖头的那一瞬,外公外婆给她指定的这个人将会永远地打碎她唯一的希望,毕竟这是为了救小舅仓促随便的婚姻。她不抱有希望,感觉像是一个更大的灾难。母亲紧张极了,害怕极了。她甚至希望那一刻永远不要到来。父亲的心情也是五味俱全,娶妻是喜,从此之后就要寄人篱下是忧,照顾不了年迈多病的双亲是悲,自己走到入赘这步是恨。是的,父亲恨自己没有本事照顾双亲,更没有本事自己娶妻生子,他当然知道外公外婆把女儿嫁给她的用意。父亲心里不明白到底是多么不堪的女儿,外公外婆要嫁给他这样一个穷光蛋。事已至此,父亲只能鼓足勇气走到母亲跟前。离得越近,气氛越紧张,似乎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。父亲的手几乎是颤抖着拿起了桌子上一杆精致的小秤,他挑起了母亲的盖头。这一瞬间,他们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,两人四目相对,目光相撞。是的,这一挑,挑开了彼此一生的称心如意。掀开盖头的那一瞬间,母亲看到了父亲那憨厚俊朗的脸庞,她的脸突然变得绯红,温柔的低下了头。而父亲也被母亲那清澈的双眸,和她那一低头的温柔打动。从此原本陌生的两个人便心心相惜的连在了一起,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小日子。

  说也神奇,自从父亲母亲结婚,小舅的病情明显好转,不久之后就好了,这让外公外婆非常高兴,他们在家全力照顾小舅,把家里家外的事物全权交给了父亲母亲打理。这么多年母亲终于有了自由生活的权利。她感谢老天把父亲带给了她,甚至她一点都不怨恨自己的父母了,反而心中感谢他们把自己嫁给了父亲。有了父亲这个壮劳力,母亲家的活统统都由他干了,连长工也不需要顾了。父亲和母亲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,让原本那个没落的家变得有了勃勃的生机。父亲和母亲更是相互恩爱,形影不离,出门干活也是成双成对,让别人羡慕不已。一家人就这样,生活自给自足,简单幸福的过着。

  三

  婚后的母亲的确像她的奶奶预言的那样过得很幸福。父亲很疼很疼母亲,处处都为母亲着想,他不想让母亲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。母亲终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地关爱,她的美梦真的成真了。母亲是那么依恋父亲,父亲就是她的全部。而父亲外面干活再苦再累,回到家看到母亲的笑容疲劳就会消失大半,母亲就是他的动力。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转眼三年时间过去了,小舅也从一个毛头小孩变成了大小伙,我也出生了!这原本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,可是事情却开始往另一个方向转变。

  随着体弱多病的小舅长大和我的出生,外公外婆的心思发生了变化,而初为父母的父亲母亲还沉静在欢乐和欣喜当中,对二老的改变没有觉察。他们还是一样的劳作,对于外公外婆故意的刁难,竟可能的去完成。眼看小舅也该成家立业,外公外婆心里的算盘也有了结果。他们的目标就是父亲和我,他们要想办法赶走我们父子。眼里已经容不下我们的二老,处处为难父亲。蒙在鼓里的父亲没日没夜有干不完的活,母亲带着襁褓中的我没法给父亲帮忙。而更为可恨的是二老背着母亲常常偷偷把母亲留给父亲饭倒掉。父亲起早贪黑的干活,回家连饭都没得吃,开始的时候也没在意。以前饿肚子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,他扛得住,厨房随便找着吃些挨着就过了。父亲也没告诉母亲外公外婆这一切变化。自从他进了这个家,有什么委屈一直自己扛着,从不让母亲看出来。因为母亲也没办法,她自己已经有太多的委屈了,他不想让母亲为他徒添悲伤。现在看着母亲幸福的样子更不忍让她知道。父亲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外公外婆的压榨。直到有一天,父亲饿晕在干活的路上,母亲才知道了外公外婆所做的一切。她抱着我跑去和自己的父母理论,他们的态度更加明确了,骂着要父亲离开,最好能带着我和母亲一起离开。他们骂着说母亲和我是家里养不起的闲人,骂母亲是赔钱的货,让我们最好自己尽快走人。身无分文的父母就这样被外公外婆赶出了家门。

  那是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,无家可归的父母带着襁褓中的我在破庙里呆了一晚。产后本来就很虚弱的母亲在雨中得了风寒,从此一病不起。父亲没钱医治母亲,只能再去恳求外公外婆,但是他们的心已经彻底黑掉了,不但没有帮助父亲,还狠狠的羞辱了父亲。绝望的父亲只能带着病重的母亲回到他自己原来那个贫困的家。爷爷奶奶在这三年里相继离世,现在房子已经破败不堪,家徒四壁,到处漏风漏雨。眼看母亲病情一日日加重,父亲却束手无策,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一日不如一日。病中的母亲脸色苍白,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她让父亲扶她坐起来,给父亲说了自己最后的心愿。她虚弱地对父亲说:“不管有多难,一定要把我们的儿子养活长大。”说完她看着熟睡的我对父亲说:“我死后儿子不能没了娘,一定要娶一个不能生育的,这样就会对咱儿子好,不能让咱儿子受委屈。这辈子我遇到了那么狠心的父母,一生下来就不待见我,除了去世奶奶没有爹娘疼过,我不想我们的儿子也受我的苦。”母亲停了一会儿接着说:“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能和你做夫妻,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开心快乐的时候。”说着母亲拉着父亲的手,幸福的笑了。那是父亲见到的母亲久违的笑容,和以前一样,那么甜蜜。这笑容曾经带给他无穷的动力,而此时他是那么的心痛。母亲用另一只手摸到自己头上的发簪取了下来,交给了父亲。她说:“这是只银簪,是奶奶生前留给我的,我一直藏着,他们不知道。你拿去卖了,和儿子好好过下去。”母亲眼里含满了泪水说:“如果说以前对他们还有父母情,这次我彻底抛开了,和他们以后没有一点关系。”最后她愤怒的说道:“我就是死了也要看着他们家破人亡。”说完母亲躺在父亲怀里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黑色的长发顺着母亲的背垂了下来。直到最后她都放不下刚刚满月的我,嘴里一直念叨着我的乳名“盼儿”。父亲告诉我说,那晚我整整哭了一夜,声音都哭哑了,也许那就叫做母子连心吧。

  母亲死后,父亲把我背上干百家活吃着百家饭。很多好心的阿姨婶婶见我可怜也会主动给我喂奶。父亲给我讨过羊奶,牛奶,甚至还有猪奶。幸运的我虽然因生活艰辛长得消瘦,但是却健健康康。在不知不觉中我也满岁了,开始学着走路。

  作者寄语:新手写作,谢谢大家支持。

  四

  我们一家离开后,外公外婆的目的达成,终于所有的家产都是小舅的,这样的结果,他们的内心当然非常高兴。可是好景不长,就在母亲病逝不久之后,小舅的老病又犯了。而且病情来势很凶,短短两天时间小舅病的已经不省人事。二老赶紧请来之前看病的阴阳先生,希望他还能有办法救救小舅。可是这一回,阴阳先生看了看小舅病中的脸,摇着头走了,嘴里连连说着:“阴阳本同根,作孽啊!没得救了!”他们不懂阴阳先生的意思,急忙追出房门细问。阴阳先生没有明说,只是说了句“有因必有果”就离开了。

  等他们一头雾水的回到房里,发现小舅已经没有了气息。外婆哭天抢地当场晕了过去。迷糊中她喊着母亲的名字,求她不要带走小舅,放小舅回来。外公见状,瘫倒在地,不知所措。清醒后的外婆告诉外公,她看见母亲从大门中走进来,拉起小舅的手走了。两个人说说笑笑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门,任凭她怎么呼喊,小舅和母亲就像听不见一样,离她而去。从那天起,外婆想哭就哭,喊着小舅的名字,偶尔也会喊母亲的名字,整个村子乱跑,见人就打听小舅的下落,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疯癫了。半年后的一天,人们听到外婆喊着小舅的名字,嘴里骂着母亲,然后朝着一口枯井跑去,最后直接跳了下去。等人们把外婆救上来时,她已经死了。后来人们说在外婆跳井时有人在井口边看到了母亲的鬼魂。

  短短半年时间家里的人就剩外公一个了,他每天都强颜欢笑,多数时间都会一个人牵着他的马去山上放马。那一年真是噩耗连连,外婆去世后的两个月后,又传来了外公去世的消息。跟了外公将近十年的马,那天在回家的路上居然突然受惊,把外公从马上摔下,马鞍把外公的脚套住,活活把外公拖回了家。当人们把外公救下时,他已经奄奄一息,浑身是血,整个人摔得看不来模样,当天夜里就死了。人们从迷迷糊糊外公的口中得知,是母亲的鬼魂让马受惊的。

  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让人纷纷议论说这是母亲复仇的结果。我们不知道事情的真正原因是什么,但是结果确是母亲一家彻底没人了。外公外婆天天惦记的家产最后一分也没带走,也没能留给小舅。临了,他们也都一个个惨死,却失去了最为珍贵的亲情,真让人感到悲哀!

  五

  那年冬天,我已经三岁多了,自己会走路,也会说话了。一直健健康康的我突然高烧不退,昏迷不醒,父亲急的没有法子。他只好带我去找阴阳先生,希望他能救救我。就在父亲带我去见阴阳先生的路上我见到了我的母亲。真的,是真的我见到了她,我记得非常清楚。她来到我面前,轻轻地叫着我的乳名,我睁开眼睛,看着她。母亲见我醒过来,她紧紧地抱着我,哭着对我说:“盼儿,娘没在的日子让你受苦了!”我看到母亲一副冬天的着装,头上围着绿色的头巾,只露出脸,那是我第一次见母亲的脸,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次。她是那么的美丽,大大的眼睛,白皙的脸庞,和我想象的一样,眼里噙满了泪水,泪珠不断从她的眼睛里滚出来,打在我的身上,脸上。我似乎都感觉到了冰凉的感觉,是那么的真切。她身上穿着红色上衣,外面套着黑色的马甲,藏蓝色的裤子。黑色的布鞋,白色的鞋底子一尘不染。她抱了一会我,就起身拉着我的手顺着一条路走去。那是个下过雪的日子,我清楚地记得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雪。就那样母亲拉着我在雪地上走着,我回头看看了父亲,他已经走远,我的身后只有一串我自己的小脚印,很清晰,没有母亲的脚印。

  就这样母亲拉着我,我们走了很长的路,准备上一座山。突然,我们的身后飞奔来一匹白马,上面骑着一个红脸大汉,一身黑衣,他老远就使出了鞭子,在空中能听到清脆的鞭声。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那鞭子已经落在了母亲身上。只听到母亲一声痛苦的喊声,她本能的双手抱头躲闪,松开了拉我的手。就在这时,骑马人将我一把抓上了马背。当我睁开眼睛时,我依然已经躺在父亲的怀里。父亲告诉我,阴阳先生了解我的情况后,施法给了我们的家神。那个黑衣人正是我们的家神,是他把我的魂从母亲手里追了回来。他还告诉父亲,母亲之所以这样做,肯定是有她临终前没有完成的心愿。父亲这才想起了母亲交给他的银簪和交代的事情。

  从阴阳先生那里回来,我的烧也退了,身体慢慢好了起来。父亲从他的身上找出了母亲留的银簪,他一直那样贴身带着,原本想留下来做个念想的,这次看来必须得用掉了。父亲拿着那只银簪,细细地端详,看得出了神,也许他又想到了他和母亲的点滴。我不知道有多少次看到父亲这样看着银簪,在他的眼神里满满的全是不舍和依恋。看完,他最后一次把它包好,带着我去了一家当铺。

  作者寄语:新手写作,谢谢大家支持。

  六

  就那样,我们把母亲的银簪当掉了,我不知道当了多少钱。后来我和父亲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,我们再也不用东奔西走的过日子了。再后来经人介绍父亲给我找了个继母,是继母我把一直拉扯长大。她自己没有孩子,把我视如己出,非常疼爱,让我和所有有娘的孩子一样,享受到了最最珍贵的母爱。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人说起过关于母亲的事情,也许她终于看到了她想看到的结果,毫无遗憾的去了另一个世界。有时候我也会特别想见见自己的亲生母亲,希望能像小时候那样再见或者再梦到一次都行,可是母亲再也没有闯进过我的生活。我曾经也向父亲讲述过自己那次见到的母亲的样子,听完我的描述,父亲惊讶的说:“你娘生前就是那样的打扮,长得非常漂亮。她走的时候你才满月,那么小一点,眼都没睁大呢!能见到你娘的样子是你小子这辈子的福气啊!”

  长大后,我听继母说过,说她嫁给父亲前嫁人怀过孩子。说也奇怪,别人怀胎十月,而她的肚子大了整整三年,不痛不痒,大家都笑她怀的“哪吒”呢!后来成化脓血流了出来,肚子也平了,就再也没有怀孕过,那家人不要她了,所以才嫁给了父亲。至于当掉的那个银簪,等我们攒够钱去赎的时候,当期已经过了,当铺老板已经给人转手卖掉了,我们再也没有找到它的下落。关于母亲所有的记忆我只能在那个似真非真的情景里了,我希望它是真的。

  作者寄语:新手写作,谢谢大家支持。

文章标题: 一低头的温柔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aofenclub.cn/gushi/78729.html

[一低头的温柔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